开启左侧

钱从哪里来:中国家庭的财富方案 - 唐涯

[复制链接]
  • 地区:中国大陆
  • 格式:EPUB
  • 文件大小:1M
  • 类别:金融投资
  • 画质:官方高清
  • 价格:免费
  • 温馨提示:免费资源回复可下载
  1.香帅新作,2020年跨年大书,帮助普通中国人清晰未来财富罗盘,打造家庭财富解决方案。
  2.财富只是结果,前提是“人”+“资金“”的正确决策。本书用宏观、行业、城市、资产四大角度,为你锚定财富容器与载体,找到财富的逻辑。
  3.不论出身,不分阶层,正如“每粒种子都可以找到适合自己的土壤”,每个人也可以找到适合自己的财富解决方案。本书用通俗的语言、详实的数据、生动的案例、系统地研究,为你解析:2020年,我们如何撬动财富。
  内容简介
  本书将“财富”分为“宏观、行业、城市、资产”四大板块,根据100个“财富相关的小问题”,按照“人生钱”和“钱生钱”的逻辑,回答了做什么职业,入什么行业,在哪里赚钱,以及投什么,什么时候投等具象问题,所有的问题都是现实中的真问题,也都是读者关切的个人财富问题。
  基于数据、案例和田野调研中发现的结论和现象,从“关己”的角度来诠释2020年中国的财富格局的理解。真正从普通百姓的视角,在不同的时间节点,回答关于个体家庭财富增长的基本问题。打造普通人的2020财富解决方案,是为万千普通人写的“财富年鉴”。
  作者简介
  香帅
  本名唐涯,知名金融学者,香帅数字金融工作室创始人。原北京大学金融系副教授,博士生导师。
  主要研究方向为资产定价、宏观金融、行为金融学和数字金融。有多篇学术论文在国际国内核心学术期刊上发表,主持多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课题研究。《第一财经日报》广受欢迎的财经专栏作家,著有《金钱永不眠》等畅销书。
  “香帅的金融江湖”公众号创始人,得到App“香帅的北大金融学课”主理人。
  目录
  序 你的朋友,你的罗盘
  第一章 高垂之果 001
  第二章 林间有两条路 015
  第三章 位置决定命运 069
  第四章 遇见房产拐角 117
  第五章 在恐惧中贪婪 165
  尾声 上坡路和下坡路不是同一条路 213
  致谢 217
  精彩书摘
  未来已不再是曾经的未来,而现在也不再是曾经的现在。
  ——马丁·沃尔夫
  从低垂之果到高垂之果
  很少有人意识到,从2013年到2019年是中国经济发展历程中的一个“中间层”。
  2013年之前,中国的高速增长来自两种力量:“城镇化”和“全球化下的工业化”。数亿农民进城,城市快速扩容,撬动了巨大的基础设施工程和房地产市场;以珠三角和长三角为核心的中国制造崛起,成为全球产业链上最关键的一环。
  仔细想想,中国家庭财富的快速积累集中出现在2000年之后,主要是房产价值的增加和可支配收入的增长。从2000年到2018年,中国房地产的市值从23万亿元上升到321万亿元,增加了近13倍。中国的人均可支配收入(主要来自工资和经营性收入)从3721元上涨到28228元,累积涨幅也达到近660%。这两种财富来源对应的,正是“城镇化”和“全球化下的工业化”两种力量。其中,全球化是动因,工业化是主导,城镇化则是工业化的载体。
  事情在2012年到2013年悄悄起了变化。2012年,工业部门的就业人数占全国就业人数的比例到达巅峰。此后,这个比例拐头下滑。从全球经验来看,这个拐点意味着工业社会的结束,之后人和资本会离开工业,流向服务业,完成一个结构性的转型。2013年,下滑的工业部门的就业人数与其他几项指标完成了交叉确认,这意味着我国的工业化基本完成,持续稳定的经济增长需要从工业化驱动转入服务业驱动的模式。
  2013年,中国的房地产价格出现大分流:之前大中小城市普涨的局面结束。在对大城市房价进行各种约束的情形下,大城市领涨、大中城市跟涨、小城市微涨的态势逐渐成形。这一趋势映射了以“铁公基”(铁路、公路、机场、水利等基础设施建设)等固定投资为主的城镇化的基本结束。由于服务业对人口密度和质量都有更高的要求,中国进入以大中城市为载体的城市化2.0阶段。
  换言之,从2012年到2013年,中国财富累积的两股驱动力都进入了过渡变化的时代—房产价值普涨的时代结束,分化分层涨跌波动将成为常态。收入的增长则不再仅依靠工业,而是会来自不同的行业和部门。2013年,充满低垂果实的时代已经结束,以后,我们需要努力伸手去够那些高垂之果。
  2019—2020年:中国进入万元美金社会
  即使按照最悲观的预测,2019年中国的人均GDP(国内生产总值)也一定会超过1万美元。在全球的财富演变历史中,“万元美金社会”(指人均GDP达到1万美元以上)是一个充满化学反应的“逢魔时刻”。
  这是一个国家或地区财富陨落和跃升的分界点:像日本、韩国和中国香港等国家和地区顺利突破万元美金的阶段持续向上的,都顺利成了高收入国家或地区。反之,像墨西哥、土耳其和阿根廷等国家则在万元美金左右掉头向下,落入了中等收入的陷阱。和这个分界点相连的,是整个社会的“转型”。
  在《工业化和经济增长的比较研究》(Industrialization and Growth:A Comparative Study)一书中,著名经济学家霍利斯·钱纳里(Hollis Chenery)等人论证了消费结构与经济发展阶段之间的关系:当人均GDP超过1.1万美元时,经济体进入后工业化阶段,转入“中产社会”,对人口集聚、人力资本质量要求更高的服务消费业开始占据绝对主导地位。
  所谓中产社会,有很多种诠释。按照瑞士信贷研究所给出的全球标准,个人可支配年收入为1万美元以上的,属于中产阶层,一旦中产阶层占据城镇一半左右的人口,一国就会开始具有中产社会的特征。按照这个定义,2019年,中国的中产家庭达到1亿个,按照一家平均4口计算,中产阶层的人数接近4亿,占城镇人口的近50%,并且还在快速增长中。换言之,和万元美金社会一起到来的,是中产型的中国社会,从产业结构到消费偏好和消费结构都会发生巨大改变。和这种社会相适应,中国的人口也加速向大城(都)市聚集。
  从2019年到2020年,中国增长的“过渡期”将会结束。在未来10年,我们将跻身人力资本密集的高收入经济体行列—以大中城市为载体的城市化会成为主导,高端制造业的发展和服务业的升级会成为主要表现形式。
  与这种趋势相一致的是,与百姓息息相关的职业选择、城市兴衰、房价分化,都呈现出和前工业化时代完全不同的面孔。而这些,正是影响百姓财富积累的基本要素,也是寻找“钱从哪里来”这个最直白、最让人焦虑,也最根本的问题答案的核心底层逻辑。
  站在2019年到2020年的拐点上,我们忍不住要追问,在一个增长和消费逻辑完全不同的万元美金社会,在一个服务型城市化主导的时代,在一个技术变革和国际格局迁移的时代,一个普通人的财富之路究竟该怎么走?职业选择会出现哪些分水岭?人力资本的增长和房产的价格会出现哪些变化?资产的价格又会怎样波动?
  这些关于“财富”、关于“钱从哪里来”的问题,我将在下面的章节里一一给出答案。
  在一个普通人的财富积累过程中,职业选择是重头戏。全球普通人70%以上的财富来源是劳动所得。
  站在2019年到2020年的拐点,两个关键词让职业选择变得更晦暗也更光明:第一个叫人工智能,第二个叫万元美金社会。一方面,以人工智能为核心的技术变革会使具有可编码、可重复性劳动特征的职业快速贬值。这些职业就像希腊神话中劳而无功地推石头上山的西西弗斯一样,成为“推石头型”职业;另一方面,中国即将跨进万元美金的中产型社会,“怕死、爱美、孤独”的消费趋势创造了更多有长期复利效应的“滚雪球型”职业机会。医生、人工智能工程师、心理咨询、宠物医生、美甲美睫师……这些学历门槛迥异,但是技能提升更依赖于长期累积进化的职业来到这个时点的聚光灯下。
  每一颗种子都会找到属于自己的土壤。如何在这个拐点上找到符合自身禀赋优势的“滚雪球”赛道,我会在第二章详细解答。
  如何选择城市?这是人们在思考财富问题时经常忽略的问题。
  一个人所在的城市,决定了他的生产效率、收入以及福祉。30年前从同样的起点出发,到了2019年,北京人的年收入是广西南宁人的两倍,资产价值是其6倍。不管是逆袭成功的普通人,还是当下最耀眼的明星企业,看似迥异的财富轨迹背后,都书写着清晰的城市选择之路。
  在第三章,我从未来中国城市发展的基本规律出发,介绍人们如何“用脚步丈量土地”。过去短短几十年,我国数亿人选择从“村”到“城”,城镇化成为中国百姓脱离贫困最大的杠杆。而当下,数亿人选择从小城向大城汇聚,这成为万元美金社会继续向上突破的杠杆。人们之所以向大城市聚集,背后是清晰可见的经济规律。在大城市里能够找到更高的“价值”—“知识外溢”及“专业化溢价”等财富创造能力清晰可见。
  2019—2020年,在我国大城市规模溢价凸显的同时,很多小城镇、乡村同样拥有机会。大城市、小城镇、乡村之间,呈现出合作博弈的局面。当前大城市单位面积发展工业的机会成本大幅增加,很多小城镇成为大城市规模溢价的受益者。很多乡村正在被平台企业接入城市网络,享受大城市市场规模带来的财富机遇。
  择一城以定财富,可逐浪大江奔流之向,可心安大江福泽之所。
  “劳动是财富之父,土地是财富之母。”和土地相连的房产是人们财富的最主要来源。尤其在中国,房产占家庭财富的比例远超过了一半。过去20年是中国房地产的“黄金年代”,一线城市核心区域的房价上涨10多倍,二、三线城市的房价也涨了不少,投资收益远远超过其他资产。
  2020年,中国楼市迎来根本性转折。中国的城市化模式进入拐点,人口的流动方向由从农村到城市变成了从小城市到大城市,中国的人口集中度将会不断上升。人口流动趋势的变化映射到楼市的分化上,就是中国的房价将从普涨时代逐渐进入分化时代。
  如何才能选出具有投资价值的房子?关于这个问题,第四章给出了答案。
  这个问题本质上考验的是人们对房产价格逻辑的理解。房地产作为一种资产,其价值等于未来所有租金的现金流贴现。未来的租金,则取决于房子对未来人们需求的满足。
  2020年,站在万元美金社会的拐角,中国人的时间在变贵,对气候更加挑剔,对优质的教育资源更加向往。这些变化让房子的区位变得更加重要:房子和企业、基础设施的连接度更加重要,适宜的气候更加重要,附加的优质教育资源更加重要。落实到具体的房产投资策略中,需要考虑连接度、气候和附加的优质资源这三者的交集。与此同时,要记住“物以稀为贵”,只有供给弹性小、复制成本高的房子,才是投资价值最高的房子。
  职业、城市和房产都是拐点上的“长期趋势”,它们告诉了我们2020年之后“钱往哪里去”。除此之外,一般百姓更关心的是高流动性的金融资产价格在2020年究竟会通往哪条路。
  2019年的经济形势和资产价格走势,可以概括为:经济触底不反弹,资产价格逆境反弹。人们的体感是经济上经历了一场寒冬。然而,包括股票、债券、房产、汇率在内的四大类资产价格,却走出了稳中有涨的反弹行情。
  为什么资产价格会背离经济发展?2020年,我们该怎么进行资产配置?这是第五章试图回答的问题。
  经济与资产价格背离,原因在于经济政策的转向和悲观情绪的消散。从国内看,在经济持续下行的背景下,稳增长被放在更重要的位置。财政和产业政策先后发力,货币政策因为猪肉价格带动的CPI(消费者物价指数)上涨而按兵不动,利率只有小幅下调。从国际看,中美贸易摩擦带来的冲击波慢慢消散,市场意识到中美竞争的基本格局将长期存在,过度悲观的情绪开始消散。
  2020年,内外环境将进一步改善。“L形”的国内经济增速将停止下滑,暂时性地探底,来到期待已久的L形的水平地带。对外,资产价格已经反映了中美贸易摩擦的长期化和常态化,而且近期将有所缓和。2020年,全球经济发展将进一步放宽,各国政策将进一步宽松,利率水平将进一步下降,货币供应将进一步增加。中国资本市场的情绪将告别恐慌,回归理性。中国资本市场的总体表现将位于全球前列。
  2019年,花蕾在寒风中孕育。2020年,冬雪将融,鲜花将绽。
游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


回复
0

使用道具 举报

精彩评论1

dcf730318 发表于 前天 10:22 | 显示全部楼层
钱从哪里来:中国家庭的财富方案 - 唐涯
https://www.ynjie.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3387
(出处: 与你共享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懒得打字嘛,点击快捷回复 【回复乱码 永久禁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注0

粉丝1

帖子933

发布主题
推荐素材更多+
广告位


QQ-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与你共享  

Powered by YNJIE.COM X3.3© 2001-2013 与你共享街.  滇ICP备1900762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