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职场精英必备手册(套装共3册)(英)格雷戈·麦吉沃恩

[复制链接]
  • 地区:欧美
  • 格式:PDF
  • 文件大小:14M
  • 类别:管理
  • 画质:官方高清
  • 价格:1共享币
  • 温馨提示:免费资源回复可下载
  目录
  版权信息
  精要主义
  中文版序 对话麦吉沃恩,精要的力量
  前言 设计人生,以一种精要的方式
  Part Ⅰ 精要主义者的核心思维模式
  导读 时间与精力只用于有意义的事
  模式一 选择,一种战无不胜的力量
  模式二 甄别,几乎一切都是噪声
  模式三 取舍,我要的究竟什么
  Part Ⅱ 精要主义者养成的第一步:探索
  导读 区分无意义的多数和有意义的少数
  要素一 抽离,为探索和思考留出空间
  要素二 审视,关注真正重要的事情
  要素三 游戏,拥抱内心孩童的智慧
  要素四 睡眠,保护你的身心资产
  要素五 精选,只接受前10%的机会
  Part Ⅲ 精要主义者养成的第二步:排除
  导读 摆脱无意义的多数
  要素六 澄清,做一个以一当千的决定
  要素七 勇气,优雅说“不”的力量
  要素八 放弃,止损就是最大的赢
  要素九 编辑,看不见的艺术
  要素十 边界,设定界限会带来自由
  Part Ⅳ 精要主义者养成的第三步:执行
  导读 让有意义的少数做起来毫不费力
  要素十一 缓冲,充足准备带来优势
  要素十二 扫除,锁定你的“最慢行进者”
  要素十三 进步,小胜的价值
  要素十四 心流,常规造就天才
  要素十五 专注,当下最重要的是什么
  结语 存在,设计你的精要人生
  附录 从精要主义者,到精要领导者
  译者后记 不在琐碎中无足轻重
  优秀到不能被忽视
  测试题
  引言 没有人为你的梦想埋单
  规则一 不要追随自己的激情
  01 除了激情,乔布斯还有什么没有告诉你
  02 不要急于寻找,激情是精通的副产品
  03 越陷越深的困扰,都是激情惹的祸
  规则二 工匠思维胜过激情思维
  04 工匠思维,没人欠你一份好工作
  05 职场资本,技能胜过激情
  06 脱颖而出,每个人都可以成为职场资本家
  07 刻意练习,努力做一名好“工匠”
  规则三 幸福来自于自主力
  08 理想工作的“万灵药”
  09 自主力陷阱1:资本薄弱
  10 自主力陷阱2:关键障碍
  11 要做有人愿意埋单的事情
  规则四 使命感带来意义
  12 有意义的使命与有价值的人生
  13 在前沿地带找到使命感
  14 使命需要“小赌”
  15 要么引人注目,要么默默无闻
  结语 正确地工作胜过正确的工作
  后记 我如何创建自己热爱的工作
  附录 他们如何做到
  致谢
  译者后记
  阅读指南
  高效能人士的影响力法则
  本书赞誉
  前言 高效能人士的影响力法则
  引言 力量就在你心中
  第一部分 人人都想获得影响力
  第1章 权力就是影响力
  第2章 找到你最强大的那一面
  第二部分 构建影响力的三大模式
  第3章 每个人都有改变困局的力量
  第4章 强制性影响力:高压控制
  第5章 共生影响力:互惠互利
  第6章 以价值原则为核心的影响力:由尊重而生第三部分 拥有最强大的影响力
  第7章 高效能人士影响力的十大原则
  第8章 提高影响力的五个关键因素
  第9章 影响力销售:尊重顾客
  第10章 影响力管理:尊重员工
  第11章 扩大影响力,从家庭开始
  第12章 尊重的力量
  第四部分 重塑你的一切
  第13章 改变的三个过程
  第14章 以值得尊重的方式去生活
  前言
  中文版序 对话麦吉沃恩,精要的力量
  Q:《精要主义》即将在中国出版,能否与我们分享您此刻的感受?
  A:中国对我来说很特别。每次来这里访问,我都会被中国人对自己前辈怀有的浓厚敬意深深打动。这种敬意很重要,它让我开始相信代际视角是辨认生命中最重要事务的最有效的方式。一个又一个瞬间倏忽而过,一封又一封邮件消耗着生命时光,人们很容易错误地认为刚收到的邮件非同小可,而事实上却不过是鸡毛蒜皮而已。一旦着眼于长远,胸怀一个十年目标,我们就能视野清明,眼光深邃。当我们在进行人生设计时,若能把祖父母和孙子女放在心里,就更能心明眼亮,洞悉事理。因而,中国人的代际文化遗产让精要主义具有了特别的适用性。
  Q:何为精要主义?
  A:我住在加利福尼亚的硅谷,我的公司THIS总部也在那里。也是在那里,我第一次发现了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在中国也同样存在:专注精要事务,可以通向成功;但成功会带来太多的选择和机会,其结果是最初通向成功的那个专注点土崩瓦解。成功变成了失败的催化剂,它会让人陷入吉姆·柯林斯(Jim Collins)所称的“盲目地追求更多”的境地。要想走出这种困境,出路就是自律地追求“更少,但更好”。百折不饶、坚持不懈地追求精要事务,排除非精要的一切,建立一个让执行毫不费力的行为体系,这就是本书所要传达的内容。
  Q:“精要主义者认为几乎一切都不重要”,有很多人质疑这个观点。您想通过它传达什么?
  A:很多成功者无法作出更多贡献,原因就在于他们坚持认为一切都是重要的。但是,精要主义者懂得如何将真正重要的事务和其他一切区分开来。
  我们生活的世界中,几乎所有的一切都是毫无价值的,只有极少量事物具有非凡的价值,这是我们无法挣脱的现实。正如领导力与人际关系大师约翰·麦克斯韦尔(John Maxwell)写的那样:“几乎所有事物的次要性,再怎么高估都不过分。”
  Q:这本书多次登上《纽约时报》的畅销书榜单,说明人们对这个话题反应热烈。本书所揭示的问题究竟有多大的普遍性?
  A:这个困扰我们的问题,其怪异之处在于,我们不仅知道它的存在,还为此津津乐道。最近就有人向我炫耀说,上两周她忙得焦头烂额,每晚平均只睡四个小时。她不仅不抱怨,还引以为豪。这种现象普遍存在。
  为什么非常理性的人会做出如此不理性的行为?我觉得是因为我们被囚禁在了一个泡沫里,它大得无边,今天要在发达世界生存下去,必然会受到它的影响和感染。它是一切泡沫的泡沫:不仅映照出过去的泡沫(不管是郁金香、硅谷还是房地产泡沫),还加固了所有这些泡沫。我把它称为“升级版泡沫”。
  泡沫的本质在于,某种资产的价值被荒谬地高估,一直到最终——泡沫破裂,我们不得不挠破头皮反思自己为什么一开始会激进得如此非理性。现在,被我们高估的资产就是那种什么都要做、什么都要有和什么都要实现的妄想。
  Q:全新的精要主义观点对哪种传统的成功智慧构成了挑战?
  A:成功意味着成为超人,能搞定一切,这种花言巧语欺骗了我们。当然,我们自己也在炫耀忙碌,以为忙就是成功和重要性的不二准则。精要主义就是要打破这种用忙碌衡量成功的浅见。
  Q:您的公司THIS曾经与Apple、Airbnb、Pixar、Yahoo、Google、Twitter、Facebook、Symantec等公司进行过合作。您是否可以告诉我们,这些公司大体上追求的是什么?
  A:因为考虑到能力的诅咒,这些公司对成功人士和团队的低效另有一番见解。它们聘用的都是精英型员工,能够胜任很多种工作。但让员工承担多种工作的风险在于,他们可能最终只能在无数个方向上取得一星半点的进步。人们觉得他们进展快速,但实际上不过是晕动症,而不是蓄势向前。因此,一般来说,这些公司希望自己的员工和团队专注于少量事务,从而创造更高的投资回报。
  THIS公司已经开发出了一套系统,能帮助整个企业取消无意义的会议、浪费时间的电子邮件和无目的的项目,代之以在少量能带来改变的重要项目上的投资。事实证明,精要主义对企业以及在这些企业中的个体都大有益处。
  Q:在您的企业或个人咨询中,有没有一些极具启发性的案例可以和大家分享?
  A:就个人而言,我最近听一个人说,一场可怕的事故害他患上了偏头痛,他每周只能工作15~20个小时。他说,《精要主义》这本书让他重新获得了生命,因为他认识到自己可以做到事半功倍。他真的做到了。和他的谈话很有意义。
  就企业而言,我刚刚和一家大型企业的首席执行官通完电话,他已经运用精要原则让整个公司的面貌大为改观。这就是THIS做的事情:帮助每个人专注于最重要的事物,从而帮助企业实现突破升级。
  Q:正规教育对于您目前所取得的成绩有多大的帮助?
  A:我的本科专业是新闻学,它是仅有的几个能教你如何正确提问的专业之一——几乎所有的正规教育都在教你如何找到正确的答案。就其本身而言没什么问题,但是正确地提问是一种更高级、更有价值的技能。
  Q:在您看过的电影中,您认为哪部最好地诠释了精要原则?为什么呢?
  A:我喜欢电影《甘地》。甘地本人就是一个精要主义者,这部电影捕捉到了这一点。因为目的纯一——为印度人民争取独立,他将其余一切都从人生中排除了。
  近期我在南非演讲时,参观了位于凤凰城的甘地故居。我读到了甘地的诗,据说这是他写的唯一一首诗。在诗中,他写下了“把自己降为零”的诗句。这句诗可以作为他不断进行的精要实验的名称:他穿着家纺布(印度土布)衣服,并鼓励他的跟随者也这样穿;他三年不读报,因为他发现报上的内容只会给他的生活徒增无意义的混乱;他简餐缩食35年;他每周都有一天沉默不语。如果说他摈弃了消费主义,未免太过保守——离世的时候,他只有不到十样东西。他有意不担任任何形式的政治职务,却成了印度国父。
  甘地作出的贡献远不止于印度。阿尔伯特·爱因斯坦曾说:“在未来的时代,可能极少有人会相信,这样一个血肉之躯曾经在地球上匆匆走过。”我们无法否认,甘地的人生是一种真正有意义的人生,对精要事务的专注能力和对非精要事务的决绝摒弃是他成功的关键。
  Q:哪本非商业类书让您学到了最有价值的商业经验?
  A:我能不能以一篇文章而不是一本书来回答这个问题?这篇文章由田纳西·威廉斯(Tennessee Williams)所著,最初发表在《纽约时报》上,讲述了他在发表备受好评的剧作《玻璃动物园》(The Glass Menagerie)之后的经历。文章标题为《成功的灾难》(The Catastrophe of Success),该标题就清楚表明了他的论点。威廉斯在文中描述了剧本成功之后,他的生活中发生的种种变化,以及他如何偏离了那些最初使他成功的重要事情。
  我被一个问题困扰了15年之久:“为什么已经很成功的人和团队不能突破进阶到更高的层次?”其原因正如威廉斯揭示的那样,就是成功。这显然是一个违反直觉的回答,并非显而易见。我们所有人,都需要学习如何在成功中变得成功。
  Q:彼得·德鲁克说:“没有比高效率做无用功更无用的事了。”您怎么看这句话?
  A:这显示了德鲁克的才华,我完全认同这个观点。绝大多数提高生产率的方法都不外乎增强适应性,提高效率。精要主义的本质在于排除最重要事务以外的一切,因为我们正在努力完成的事情中有太多是根本不应该做的。
  Q:很多人抱怨他们没有时间锻炼。精要主义如何能帮助他们获得锻炼时间?
  A:锻炼本身不是什么难事,每天决定是否锻炼才是真正让人头疼的。在任何一天,我们只有这么多可锻炼的项目。解决办法就是把这些项目发展为一种体系或常规,让未来每天的执行变得更容易。
  Q:您认为在未来,精要主义会变得更重要吗?
  A:我认为我们在未来面对的挑战还是和现在一样,但它将是一个被更加普遍接受的痛点。德鲁克说:“在几百年中,如果从一个更长远的视角来书写我们这个时代的历史,史学家们可能会发现最重要的不是技术,不是因特网,也不是电子商务,而是人类的境况发生了史无前例的变化。这是历史上第一次,拥有选择的人数有了极大增长,而我们的社会却还完全没有准备好应对这一切。”
  因此,对于首席执行官们来说,真正的挑战在于,当面临的选择如此之多时,如何授权整个企业专注于真正重要的事务上。最优秀的首席执行官能够在1万米到1米之间创造出清晰的目标和战略,并鼓励人们围绕焦点团结协作。听起来似乎很简单,但需要一个精要主义者授权企业所有成员都成为精要主义者,并付诸实践。
  Q:哪个问题您本来希望在采访中被问到,却没有问到?您将怎样回答?
  A:你决不会做的事情是什么?答案是:“听滚石乐队的歌。”因为我是披头士的粉丝!
  Q:最后您还有什么想说的?
  A:我想说,中文版《精要主义》的出版让我感到责任重大。当我每天早上5点起床写这本书的时候,心中曾一次次地希望,这本书将给别人带来变化。现在,看到全世界有这么多人会受到此书长久的影响,这对我来说很有意义,我也对此心怀感激。
  精彩书摘
  精要主义不是一种教人再多做一件事情的方法,而是一种教人如何做事的不同方法。它是一种思维方式,但要把这种思维方式内化于心绝非易事。因为某些固有的想法总被人兜售推销,它们不断地把我们拉回到非精要主义的逻辑上来。该部分中每章都会呈现一个非精要主义的谬误,然后用精要主义的正确方法来改正它。
  要像精要主义者那样行事,我们必须克服三种根深蒂固的想法:“我必须做”,“这些都重要”以及“我能二者兼顾”。这些想法仿佛神话中的海妖,危险可怕而又魅惑十足,会引诱我们坠落并淹没在浅水水域里。
  要抓住精要主义的本质所在,我们应该摒弃这些错误的思维,拥抱三条核心真理:“我选择我要做的事”,“只有小部分事情是重要的”以及“我能做任何事但不是所有事”。这些简单的真理把我们从非精要主义的浑浑噩噩中惊醒,让我们去自由地追求真正重要的事情,并实现个人贡献峰值。
  拂去非精要主义的重重迷雾,代之以精要主义的核心逻辑,我们就会自然而本能地像精要主义者那样行事。
  人之所以为人,就在于选择的能力。
  ——马德琳?恩格尔
  我坐在一幢摩天写字楼的大厅里,睁大眼睛盯着手中的一张纸。正是黄昏时分,楼里仅剩的几个人正在为晚上的活动涂脂抹粉,精心装扮。那张纸上涂鸦着的文字和箭头是一场长达20分钟的头脑风暴的产物,写的都是我此刻打算要干一辈子的事情。看着看着,我突然意识到缺了点儿东西——法学院未被列在上面。能注意到这点,是因为我已经在英格兰的法学院学习半年了。
  我申请学习法律是因为总有人建议我要“让自己的选择具有开放性”。一旦学成,我就可以当律师,写法学著作,教授法律课程或者从事法律咨询工作。那样我就可以随心所欲地施展自己,或者起码可以这样推断。然而,我几乎从一开始学习法律,就没有在那些试图多面出击的追求中进行选择。我白天读法律书,晚上看那些重量级管理学家的著作,闲暇时间用来写作。这是一种典型的“横跨战略”,企图同一时刻面面出击。结果,我既没有在任何一项追求中彻底失败,也没有在任何一个方面大获全胜。很快,我就开始怀疑所有这些开放的选项究竟有什么重要的?
  正当我困惑不解之时,有位在美国的朋友打来电话邀请我去参加他的婚礼。他已经买好机票并且寄了过来。我满怀感激地接受了他的邀请,离开英格兰,踏上了一次意想不到的冒险之旅。
  在美国,我抓住一切机会与教师和作家们会面。有一次,我见到了一位非营利性教育集团的总裁。在我离开他的办公室时,他随口提了一句:“如果你决定留在美国,你应该过来加入我们的咨询委员会。”
  这句题外话令人好奇不已。他不是在问一个具体的问题,而是作了一种假设,那就是我有一种选择:“如果你决定留在……”他将之视为一个真正的选择。我因此陷入了思考。
  我离开他的办公室,乘电梯下到大厅。我从别人桌上随手拿了一张纸,在大厅里找了个地方坐下,试图回答这个问题:“如果一生只能做一件事情,你会做什么?”
  结果就是我之前提到的那样,我没有在那张纸上写下法学院。
  在那一刻之前,我虽然在逻辑上一直都知道自己可以选择不学法律,但是在感情上,不学法律从来都没有成为我的选项。那一刻我意识到我浪费了自己的选择权。没有考虑法学院以外的其他学校就直接选择了法学院——不是因为我真的想去那儿上学,而是因为没有进行选择。
游客,本下载内容需要支付1共享币,购买后显示下载链接立即支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懒得打字嘛,点击右侧快捷回复 【右侧内容,后台自定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与你共享  

Powered by YNJIE.COM X3.3© 2001-2013 与你共享街.  滇ICP备1900762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