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宽客人生:从物理学家到数量金融大师的传奇 伊曼纽尔·德曼

[复制链接]
  • 地区:欧美
  • 格式:EPUB
  • 文件大小:1.5M
  • 类别:量化
  • 画质:官方高清
  • 价格:免费
  • 温馨提示:免费资源回复可下载
  编辑推荐
  1、2004年《商业周刊》十大年度好书
  2、哥伦比亚大学物理学家,金融工程领域开拓者,高盛数量金融团队创始人精彩自传。
  3、宽客为理工人士打开了一扇通往现代金融之门,从此金融工程成为热门职业。本书为读者展示了转型路径,以及在面临一个个人生选择时如何为机会“定价”
  4、一位从所有科学中最难的学科(物理学)转行到不确定的学科(金融学)的思想者,对自身经历进行了深入的思考。当你研究物理学的时候,你的对手是上帝;而在研究金融学时,你的对手是上帝创造的人类。
  5、保罗·萨缪尔森、斯蒂芬·罗斯、纳西姆·塔勒布推荐。
  内容简介
  华尔街早已不再是那种陈旧的商业模式了。近年来,投资银行和对冲基金已经逐渐转向通过量化交易策略和衍生金融产品来获得利润了,它们招募了大量拥有博士学位的学术精英,这些精英对这些易波动的金融产品进行建模并管理相应风险。时至今日,公司的财富和金融市场的稳定通常依赖于数学模型。“宽客”——受过系统科学训练的、构建这些模型的量化金融从业人员,逐渐成为华尔街上的重要玩家。
  在华尔街的宽客中,没有谁比伊曼纽尔·德曼更知名的了。德曼是很早一批转投华尔街的高能粒子物理学家,他在华尔街从业17年,最后成为高盛的常务董事,并且是著名的高盛量化策略小组的领导人。他是当今应用广泛的、具有影响力的金融模型的合作开发者。
  物理学和数量金融看上去并不是那么相似。但正如德曼所说的那样,“当你研究物理学的时候,你的对手是上帝,而在研究金融学时,你的对手是上帝创造的人类”。怎样才能正确地将物理学中的精确方法应用到狂热的金融市场中去?将经济和市场视为一台复杂的机器是否合理?抑或者,量化金融不过是有瑕疵思考,还不足以成为科学,只是“黑暗中用来壮胆的口哨声”?
  《宽客人生:从物理学家到数量金融大师的传奇》记述了德曼从胸怀大志的年轻科学家蜕变成为投资银行常务董事,在不断探索答案过程中所收获的人生体验。这本书内容涵盖广泛,作者又是亲历者。他讲述了如何在两个领域内实现跨越的故事,也记述了一路走来所经历的物理学家与华尔街上的宽客、期权交易者;他分析了为什么交易员和宽客角色定位不同,也详细阐述了物理学知识和金融学知识的不同属性。通过自己的故事,他反思了如何将物理学方法应用到喧嚣的金融市场上的正确方法。
  《宽客人生:从物理学家到数量金融大师的传奇》是一个独特的故事,作者通过亲身经历揭示了华尔街的另一面——量化金融。
  作者简介
  伊曼纽尔·德曼,拥有哥伦比亚大学的物理学博士学位。他是多篇基础粒子物理学、计算机科学和金融学文章的作者,还是被广泛使用的布莱克-德曼-托伊利率模型、德曼-卡尼局部波动率模型的合作开发者。在经过初期的学术生涯及短暂的贝尔实验室工作经历后,他在1985年进入高盛,最终在1997年成为高盛的常务董事。在所获得的众多奖项和荣誉中,他于2000年成为国际金融工程师协会的年度金融工程师,并在2002年入选《风险》杂志名人堂。现在,他是哥伦比亚大学金融工程教学项目的负责人,《风险》杂志的专栏作家,还是一家投资管理公司的风险顾问。
  精彩书评
  ★德曼的自传讲述了他如何从数学物理学家转变为高盛和所罗门兄弟的金融专家的故事,读起来就像小说,但讲了好多如何利用智慧获得财富增长的道理。
  ——保罗·萨缪尔森
  MIT,1970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
  ★这不但是一部令人着迷的自传,还是一部充满了个人与企业信息的著作。我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对量化金融分析感兴趣,但读了这本书后受到了很多启发。
  ——杰里米·伯恩斯坦
  《奥本海默:神秘之人》一书的作者
  ★这是一部精彩的自传。故事发生在一个特殊的时代,在这个时代中,科学家发现了华尔街,华尔街发现了科学家。这部自传的作者富有天赋,是金融工程领域的开拓者之一。德曼描述了如何将金融科学应用到商业领域,并永远改变了商业运作模式。特别是,他描述了他的导师——极富天赋的费希尔具有怎样的人格魅力。谁会读这本书?任何对金融感兴趣的人或希望获得良好阅读体验的人都会喜欢它。
  ——斯蒂芬·罗斯
  MIT斯隆商学院
  弗兰科·莫迪利亚尼金融与经济学教授
  ★一位从所有科学中最难的学科(物理学)转行到最不确定的学科(金融学)的思想者,对自身经历进行了深入的思考。德曼是一位与众不同的思想者,与大多数金融经济学家不同,他没有背上物理学的包袱,专注于探究模型背后的直觉。除了故事和描述外,这本书还鲜活地描述了如何实现知识结构的转移。我还没有见过哪本书能像这本书那样很好地在两种文化间搭建桥梁。最后,我很高兴地发现,德曼还有第三个职业:作家。
  ——纳西姆·塔勒布
  《黑天鹅的世界》作者
  ★伊曼纽尔·德曼远不止是一位宽客,他还是物理学家、哲学家和诗人。正是这样的混合体,才能创造出这样的作品。所有的金融工程师都会发现它值得一读。
  ——马克·鲁宾斯坦
  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
  保罗·斯蒂芬应用投资分析教授
  ★我想很多转行金融的理工科博士和我一样,曾在苦苦准备投行、对冲基金“近乎变态”的面试过程中,用德曼的这本书作为“精神食粮”为自己鼓劲。作者高度”路径依赖”的职业生涯及其瞩目的成就,很难被广泛复制,但是他在自传中诚恳且深刻的自我剖析,为读者体会他在面临一个个人生选择时如何为机会“定价”提供了线索,这会持续给每个勤于思辨的人以启发。
  ——赵磊
  弗吉尼亚大学数学博士、历任JPMorgan量化研究部经理、中信证券场外衍生品销售★将粒子物理学研究者群体与金融衍生品研究群体的生活和心理鲜活地展现在读者面前。由于作者曾活跃在这两个领域的最前沿,因此读者能够原汁原味地了解那些重要模型诞生的心路历程。如果您也是某一领域的前沿研究者,本书作者的这些经历会给你宝贵的启示和强烈的共鸣。
  ——李腾
  清华大学数学系本硕、科学投资联合创始人、《主动投资组合管理》译者、历任国信证券金融工程部量化投资负责人、银华基金FOF经理★★宽客为理工人士打开了一扇通往现代金融之门,从此金融工程成为热门职业。《宽客人生》为读者展示了转型路径。
  ——郑磊
  经济学博士、招银国际资产管理投资董事
  目录
  序 言 两种文化 / 1
  物理和金融
  宽客是做什么的
  布莱克-斯科尔斯模型
  宽客与交易员
  纯粹的思考与优美的数学能推导出物理定律
  这能同样适用于金融吗
  第1章 因缘际会 / 10
  科学的魅力
  粒子物理学的光辉岁月
  怀揣远大理想而去哥伦比亚大学
  传奇物理学家与初出茅庐的青年才俊
  天才与怪人、计划与幸运
  第2章 求学7年 / 24
  研究生生活
  精彩的讲座
  李政道:苍穹中最闪亮的明星
  紧巴巴的7年
  研究生院毕业只算似懂非懂
  第3章 一种生活 / 55
  流动博士后的僧侣生活
  研究并不容易
  写到恶心,然后发表
  合作与发现的极度陶醉
  第4章 情感教育 / 70
  牛津的文化魅力
  一篇物理学论文引出另外一篇
  英语特性
  人智学者
  第5章 圈中名流 / 86
  纽约上东区做研究和为人父母的日子
  幸福的生活,但……两种职业的冲突
  第6章 世外智慧 / 96
  双城家庭
  人生新阶段的思考
  因果循环
  物理学,再见
  第7章 刑罚之地 / 109
  工业世界:为了钱而非兴趣工作
  贝尔实验室的商业分析系统中心
  庞大的科层体系中的一小部分
  设计软件很美好
  第8章 休止时间 / 136
  华尔街在招手
  面试投资银行
  离开贝尔实验室
  第9章 百变金刚 / 150
  高盛的金融策略小组
  学习期权理论
  成为宽客
  与交易员互动
  新的性情
  第10章 星际遨游 / 168
  期权理论的历史
  结识并与费希尔·布莱克一起工作
  布莱克-德曼-托伊模型
  第11章 环境力量 / 206
  华尔街的行为和风俗
  很多熟人的进一步冒险经历
  波动是易传染的
  第12章 身心俱疲 / 228
  在所罗门兄弟公司麻烦不断的一年
  对抵押贷款建模
  所罗门兄弟公司利用数量化分析进行市场营销的技巧幸运的裁员
  第13章 高盛优劣 / 243
  像家一样的高盛
  领导量化策略小组
  权益类衍生品
  东京证券交易所的看跌期权和奇异期权
  与交易员亲密合作,所向无敌
  金融工程成为一个真正的行业
  第14章 暗中笑者 / 272
  波动率微笑之谜
  超越布莱克-斯科尔斯:开发期权局部波动率模型的竞赛正确的模型是很难开发的
  第15章 去年之雪 / 302
  华尔街上的合并
  衣着变得随意
  由权益类衍生品转向公司层面的风控
  互联网泡沫的破裂
  告别
  第16章 大妄想家 / 320
  绕了一大圈,重回哥伦比亚大学
  回头再看物理学和金融学
  不同的目的需要不同的精确程度
  作为想象实验的金融模型
  致谢 / 328


  精彩书摘
  《宽客人生:从物理学家到数量金融大师的传奇》:
  我把纽约想象得很美好。然而,当我在1966年秋天一个炎热的下午到达那里的时候,纽约城看上去既肮脏又凌乱,毫无现代感而言,令人失望。当时我在倒时差,疲惫不堪,从肯尼迪机场坐上闷热的出租车去上曼哈顿区,旅途让我情绪低落。由洛克菲勒基金会建设的研究生公寓——“国际公寓”(I.House),位于远离纽约上西区的地方,公寓里塞满了塑料家具,跟我在南非时他们寄给我的宣传册中的样子大相径庭。走廊的墙壁被粉刷成白绿相问的颜色,让人很不舒服,加上后门入口处的保安,都让人有种身处监狱的感觉。花了几个月时间,我才对这些让人难受的东西熟视无睹。我们都把这个地方称为“国际公寓”,看来确实很适合外国学生居住。
  走下飞机的几个小时后,我陷入了一种非常强烈的孤独感中。这种感觉与突然的距离感和时间感有关,我曾经几度离开家门,但没有一次离家这么远,也从来没有过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家的情况。在一连几个星期,甚至几个月的时间里,我的喉咙里好像有个肿块,随时都可能把我压垮似的。这种强烈的感觉很长时间才过去,可当它消失后,我又怀念起那种让我意识到自身存在的悲伤和渴望而带来的痛感。很多年后,当我读到罗伯特·穆齐尔(Robert Musil)写的《少年特尔勒斯》(:Young T6rless)时,就意识到了那位年轻的主人公穿透人心却又令人捧腹的苦恼。当初那种孤独感并未完全消失,从那时起,无论何时我独自到达一座新城市时,都会唤起我对那段痛苦时光的回忆,即使这种感觉只是片刻。
  在开始的几个星期里,我在国际公寓几乎没有跟任何人讲过话。那时还没有开学,公寓里基本空无一人,寂静无声。出于惯有的谨慎,我提前三个星期来到学校,强迫自己安顿下来,熟悉环境,等待开始我的物理学博士课程。然而,我感到跟以前认识的所有人都隔绝开了。今天似乎不能想象在世界任何一个地方而与外界失去联系的现象,但我从开普敦到纽约的第一年确实是这样的。那时,在一层楼里住着50人的国际公寓中几乎没有电话,只有在过道一个隔音效果极差的电话亭里装有一部分机。当时,打给南非的电话费非常贵,而且必须向接线员提前预订。我从来没有给家里打过电话,取而代之的是,我每周都会给家里人和朋友们写几封信。最后,感谢“上帝”,我在研究生院第一学期的课程总算开始了。
  一定要在物理学界成功,这种盲目但强烈的愿望激励我离开开普敦,一次简单而又偶然的机会把我带到哥伦比亚大学。4年前,我16岁的时候进入开普敦大学读书。我们接受的是英国式教育:你必须选择你的主攻方向——科学、艺术、医学或是商业,然后才能开始学习。我选择的是自然科学。在我大学的第一年,我选了四门分别要上一年的课程:物理学、理论数学、应用数学和化学。大学里并没有可供选择的辅修课程,老师选择讲什么,你就要学什么,然后在每年年底的期末考试中得到相应学分。到了大学四年级,我决定选一门应用数学和理论物理学的双学位课程。可愚蠢的是,学校从我大学二年级开始就规定只能选择理论物理学了,这使我缺少实验技能。这样过早地确定专业,在美国任何一所好大学里都是不能容忍的。
  1965年年末,我突然意识到我很多有志向的同学计划申请出国读研究生。碰巧,我因为讨厌痤疮而意外踏上美国之旅。说来凑巧,10年前我那心理医生的姐姐帮助我的皮肤科医生的侄子克服了“注意力缺乏症”,这位皮肤科医生出于感激,鼓励我申请去国外读物理学。我接受他建议的时候还没有完全弄懂我将踏上的是怎样的一条路,就着手申请英国和美国的奖学金了。开普敦大学物理系对出国读书所带来的益处持有偏见,但我并没有被他们劝住。
  如果不是痤疮,可能我仍留在南非。所以从那时开始,我就相信我的人生旅程、分别的老朋友和结识的新朋友、我的婚姻和我的孩子们,都是一次偶然的痤疮的结果。
  粒子物理学是关于物质最小的、最基本的构成的学问。即使是在远离欧洲文明大陆5000英里的开普敦,我们也知道我们处在这一领域的辉煌时代。在已经过去的20世纪60年代,每一年都会取得重大进展。实验物理学家利用分布在全球各地的粒子加速器,使超高速质子相互碰撞,并在碰撞中发现多种多样的新粒子。理查德·菲利普·费曼(Richard P.Feynman)曾经说过,从事基础粒子物理研究就像是把两块精良的瑞士手表拼命撞击,试图通过检验撞击产生的碎片来判断手表的做工如何。这就是挑战所在。
  大量新粒子的出现使人难以判断哪些是基础粒子、哪些是合成粒子。这一难题是19世纪化学界重大谜题的重演,那时也是新的物质大量出现,向人们提出了认识物质化学结构的要求。对这一问题的求解最终产生了门捷列夫(Mendeleyev)的化学元素周期表,这张周期表根据各种元素的化学性质,用人们易于理解的顺序对所有元素进行了排序。表中的空白部分对应于仍未发现的元素,这些元素的化学性质加上它们在元素表中的位置,就给出了怎样找到它们的方法。现在到了20世纪,科学家针对提出一张类似的、按照各种基础粒子的特性进行排序的表展开竞争。可是,利用宇宙射线或人工轰击所产生的新粒子如此之多,以至于很多严肃的物理学家(当然是来自加利福尼亚的物理学家)开始提出,与其他粒子相比,没有一种粒子是更基础的了,任何一种粒子都可以被看作其他所有粒子的合成物。
  ……
  前言/序言
  序言
  两种文化
  ■ 物理和金融 ■ 宽客是做什么的 ■ 布莱克-斯科尔斯模型■ 宽客与交易员 ■ 纯粹的思考与优美的数学能推导出物理定律■ 这能同样适用于金融吗
  对世界建模
  如果数学是科学的皇后(正如伟大的数学家卡尔·弗里德里希·高斯在19世纪所定义的那样),那么物理学就是国王。从17世纪中叶到20世纪末,牛顿的万有引力定律、三大运动定律、微分学以非常完美的方式描述着我们的世界以及太阳系中物体的机械运动。
  牛顿之后200年,苏格兰物理学家詹姆斯·克拉克·麦克斯韦(James Clerk Maxwell)在1864年用简洁、优美的微分方程,同样惊人地准确刻画了光的传播、X射线、无线电的传播。麦克斯韦方程组表明,电与磁表面上是两种完全相反的现象,但同属于电磁学领域。
  我们不能仅靠观察世界就能得到牛顿定律或麦克斯韦方程组。数据不能自言其身。这些方程都是思想的产物,是从痛苦思考与深度直觉交汇的世界中抽象得到的。这些伟人的成功表明,纯粹的思考与优美的数学具有发现宇宙中最深奥规律的力量。
  20世纪初,物理学的发展进程加快了。通过仔细思考牛顿学说与麦克斯韦学说观点上的差异,爱因斯坦提出了狭义相对论(Theory of Special Relativity),改进了牛顿力学,使其与麦克斯韦方程组保持一致。15年后,爱因斯坦提出广义相对论(General Theory)再次击败牛顿。广义相对论修正了万有引力定律,将重力解释为空间与时间上大规模的引力波。几乎在相同的时间,玻尔、薛定谔和海森堡在爱因斯坦的帮助下,发展出了关于分子、原子、亚原子颗粒的量子力学理论。
  爱因斯坦完善了这种思维方法并利用它发现了宇宙运行的规律。他的方法并非基于观察或实验,他尝试着去感觉并阐释事物运行所须遵守的规则。1918年,在为纪念发现量子的马克斯·普朗克的演讲中,爱因斯坦以研究方法为主题,阐述了这种洞察玄机的方法,他提到“得到这些规则并无逻辑道路,只有直觉,依靠一种对经验深刻理解而得到的直觉,才能发现它们”。
  任何领域内寻找科学规律背后的目的是什么?很明显,是预测——预测未来,并掌控未来。现在我们享用的绝大多数现代科技,比如手机、电力网、CAT扫描、核武器等,都是从应用量子力学、电磁理论、相对论等基础理论发展出来的,而这些理论都是大脑思考的结果。20世纪用来预测未来的经典工具的确就是这样一些物理学理论。近年来,物理学家开始将相同的工具应用于金融领域。
  最近20年来,华尔街和伦敦城内绝大多数主要金融机构和很多中小金融机构中,都有一小群曾是物理学家和应用数学家的人员,尝试将物理学、数学原理应用于证券市场。以前,这些人被称为“火箭科学家”,之所以这么称呼,是因为火箭通常被误认为是科学界内最先进的领域。现在他们通常被称为“宽客”(quant)。
  宽客从事的主要工作是“金融工程”——?一个拗口的新名词,更好的表述方法是数量金融(quantitative f?inance)。这个学科是跨学科的混合体,包括物理学模型、数据技巧和计算机科学等,目的是为了对金融证券进行估值。最佳的数量金融学实践洞察了证券价值与不确定性之间的关系,并接近真正的科学;糟糕的实践则是缺乏有效论证的复杂数学模型的伪科学大杂烩。
  直到最近,金融工程才成为一门真正的学科。当我在1985年入行时,根本就没有这种称法,金融只不过是在投资银行实际工作中学习到的一些知识。现在,你能在许多研究机构,比如纽约大学科朗研究院、密歇根大学安娜堡分校、俄勒冈大学尤金分校等,拿到这一学科的硕士学位。从2003年7月开始,我成为哥伦比亚大学该学科的教授。工程学院、统计与数学系、商学院都纷纷开设这个学科一年期或两年期的课程,承诺在每年30?000美元学费的条件下将学生培养成为合格的金融工程师。这种学位非常热门,很多大学甚至在不同系下开设类似的课程。
  现在,华尔街的经理人每天都会收到博士毕业生打来的电话、通过电子邮件寄来的简历,希望获得金融行业的工作。《物理学》杂志登载的金融经济相关论文的数量也逐渐增加。同样,银行中数量分析岗位上原来都是物理学家和数学家,现在这些岗位上金融系与商学院的博士毕业生、教学人员也越来越多。美国金融研究方面最好的两所院校——麻省理工学院(MIT)的斯隆商学院与伯克利加利福尼亚大学哈斯管理学院——都流失了几位非常优秀的青年才俊到银行或交易岗位就职。
  物理学家大批涌入其他领域就职的部分原因在于,20世纪70年代他们传统的就业市场——学术领域工作萎缩了。而在此30年前(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雷达的发明、原子弹的研制向战后政府展示了物理学的用处。震惊于苏联“Sputnik”(伴侣号)人造卫星成功发射之余,美国国防与能源部开始更大方地赞助纯理论研究,获得资助做这类研究的物理学家并不屑于为自己的研究做宣传。20世纪60年代,物理系的规模不断扩张、学术职位的数量也快速增长。在学科的鼓舞和奖学金的资助下,大批充满热情的研究生进入这个领域。
  好景不长。越南战争结束后,恶化的经济和公众对科学服务于战争的厌恶使科研经费大幅减少。在20世纪七八十年代,很多曾立志为基础研究奉献终生的理论物理学家为了继续留在学术圈内被迫成为“流动工作者”,在大学或国家实验室等从事临时性的短期工作。我们中很多学者最终放弃了寻找更低薪酬的半永久学术工作等类似的抗争,从而转向其他领域。我们在各种领域中寻找与物理学相关的工作,比如能源研究或电信等领域。我的前同事有的在科罗拉多州戈尔登太阳能研究所进行替代能源研究,有的在康涅狄格州里奇菲尔德的斯伦贝谢公司研究原油回采数学方法,其他的还有在新泽西AT&T公司的贝尔实验室(Bell)开发高级交换系统。
  巧合的是,迫使物理学家离开学术研究工作的原因中,有些却同样促使华尔街开始接纳这些物理学家。1973年,阿拉伯原油禁运使油价高涨、利率攀升,对通货膨胀的担心将黄金价格推高到每盎司800美元。转眼间,金融市场的波动加剧,传统上用来保守投资的债券突然变得风险超乎想象,以往的经验法则(rules of thumb)不再适用。对于金融机构而言,理解利率和股票价格的波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重要。风险管理和对冲成为新的当务之急。面对这些新风险,为变化提供保护的新型复杂金融产品数量激增。
  怎样描述和理解价格的变动呢?物理学家总是考虑动力学,即事物随时间而变化的学问,它是经验证可靠的成功理论和模型。物理学家和工程师可以说是万事通,他们精通于数学、模型和计算机编程,同时又自信于适应新领域并将知识应用于新领域。华尔街开始向物理学家招手。20世纪80年代,很多物理学家蜂拥转向投资银行业,我知道的一位猎头称其为“战俘”(POWs),即华尔街的物理学家(physicists on Wall Street)。
  最成功的理论
  物理学家在华尔街做些什么呢?最常见的是,他们建立模型估计证券的价值。在投资银行、对冲基金或在类似彭博(Bloomberg)和SunGard的金融软件公司中,物理学家修补既有模型并开发新模型。到目前为止,金融世界中最著名的也是应用最广泛的模型就是布莱克-斯科尔斯(Black-Scholes)期权定价模型。著名的金融经济学家、期权理论家斯蒂夫·罗斯(Steve Ross,现在是麻省理工学院的讲席教授)在《帕尔格雷夫经济学大辞典》(Palgrave Dictionary of Economics)中写道:“……期权定价理论不但是金融学中最成功的理论,还是整个经济学中最成功的理论。”
宽客人生:从物理学家到数量金融大师的传奇EPUB
游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

宽客人生:从物理学家到数量金融大师的传奇AZW3
游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
宽客人生:从物理学家到数量金融大师的传奇MOBI
游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



回复
0

使用道具 举报

精彩评论3

admin 发表于 2018-4-21 15:52:44 | 显示全部楼层
新增MOBI格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嘉仓多吉 发表于 2019-6-18 15:48:03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东西谢谢分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dcf730318 发表于 2019-9-25 15:00:35 | 显示全部楼层
宽客人生:从物理学家到数量金融大师的传奇 伊曼纽尔·德曼
http://www.ynjie.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351
(出处: 与你共享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懒得打字嘛,点击右侧快捷回复 【右侧内容,后台自定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与你共享  

Powered by YNJIE.COM X3.3© 2001-2013 与你共享街.  滇ICP备1900762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