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疯狂到位:高风险情境下团队如何协作与创新

[复制链接]
  • 地区:中国大陆
  • 格式:PDF
  • 文件大小:3M
  • 类别:管理
  • 画质:官方高清
  • 价格:1共享币
  • 温馨提示:免费资源回复可下载
  ◆ 连续24周稳居美国亚马逊畅销榜第一位
  ◆ 乔布斯、凯文·凯利精神导师——斯图尔特·布兰德 诚挚力荐
  一次扣人心弦的火星着陆,一支精英团队的惊险逆袭
  半路出家的NASA首席火箭工程师如何带领“好奇号”团队
  脑洞大开,挑战时间紧、风险大的高压环境
  内容简介
  喷气推进实验室(JPL)是人类历史上众多意义非凡的太空工程的起源地,它负责美国大部分无人驾驶太空探索项目,并一直主导着星际探索工程。当美国航天局(NASA)需要发射“好奇号”——一个重达2000磅的探测器——到1.4亿英里之外的火星表面时,他们向喷气推进实验室求助了。   掌舵这项重任的是一名半路出家的火箭科学家,脑袋里尽是些“3D打印人类”的奇怪想法。表面上看,这本书讲述的是一个疯狂的科学家和一个大胆的太空项目。但透过这个故事,读者能看到一支高效、创新的精英团队是如何养成的:   如何把拥有不同才能、视角的人才聚集在一起,让他们共同解决看似不可能的难题;   如何让团队从基于恐惧做出的决策转变为由好奇心驱使的决策;   如何逃离“小黑屋”——由恐惧、半信半疑、发展方向不明导致的创造力瓶颈;   如何辨析我们何时过于沉浸在自己的想法中,以至无法客观评价,何时又需要捍卫自己的想法;   如何在否决糟糕想法的同时,依然在团队中培养互相尊重的风气;   每一件不同凡响的事情都需要一帮“疯子”。这本书写给每一位希望拥有创新团队的领导者,也写给每一个想要把内心疯狂化为神奇的普通人。
  作者简介
  亚当·施特尔茨(Adam Steltzner),英国《自然》杂志十大科学人物之一。美国航天局(NASA)喷气推进实验室火箭科学家,好奇号火星车机械工程师,参与设计、构建、测试了火星车的助降器——太空起重机。曾主导木星探测器伽利略号、土星探测器卡西尼号、火星探路者号、火星探测漫游者计划等重大航天项目。同时,他还是一位活跃的演说家,现居美国加州。   威廉·帕特里克(William Patrick),《生命科学》现任总编辑,曾执笔多位名人的回忆录。
  目录
  版权信息
  致辞
  第1章 “好奇号”着陆之夜
  第2章 好奇心改变人生
  第3章 凡事持怀疑态度
  第4章 自我授权
  第5章 系统工程师
  第6章 探寻真理
  第7章 暗 室
  第8章 最不可被否决的方案
  第9章 拼 图
  第10章 疯狂到位
  第11章 防微杜渐
  第12章 惊险七分钟
  后记
  致谢
  媒体评论
  一帮工程师是怎么把重达2000磅的探测器置于火星表面的?《疯狂到位》向你证明了对的领导加上有坚定梦想的团队,几乎能无事不成。
  ——本·西尔伯曼
  Pinterest创始人
  疯狂的想法在成为现实之前都被认为是疯狂的。不易之处在于,化疯狂为神奇需要一群人同时为之付出努力。亚当·施特尔茨明白这一点——并且他做到了。他通过本书向我们表明,
  完成别人认为不可能的事情,需要的不止是毅力与勇气,它还需要激励他人的能力。换言之,它需要领导力。
  ——西蒙·西涅克
  《从“为什么”开始》《团队领导最后吃饭》作者
  张扬的人物个性和敏锐的洞察力交织成了这本书——令人愉悦而又引人深思。
  ——斯图尔特·布兰德
  乔布斯、凯文·凯利精神导师
  《全球目录》创刊总编辑
  施特尔茨就是爱因斯坦和埃尔维斯·科斯特洛(2003年入驻摇滚名人堂)的混合体,他深谙该怎样管理不同的人。《疯狂到位》是一个绝妙的、正在发生着的传奇故事。
  ——胡安·恩里克斯
  哈佛商学院生命科学项目创始人
  此书为我们分享了亚当的人生经历:从不良少年到“登上”火星。你会进入一个无所畏惧的天才火箭科学家的内心世界,看到直觉的强大作用。你会感受到创造力和勇气与数学同等重要。本书是科学家和艺术家的必读之作!
  ——汤姆·萨克斯
  知名艺术家
  耐克、阿迪达斯御用设计师
  一次扣人心弦的“好奇号”任务之旅,涵盖了对各类工程原理引人入胜的见解及分析。
  ——角谷美智子
  普利策奖得主、《纽约时报》书评家
  施特尔茨这部充满激情的回忆录以内部人的口吻,带领读者进入神奇的工程领域,不仅让我们看到了全员参与的团队氛围和理性面对问题的思考方式是何其有效,也让我们看到了何谓“让创意落地成真”。无论你是航天工作者还是普通读者,这都是一场激动人心的旅程。你会着迷于人类无限的潜能。
  ——《科克斯评论》
  前言
  后记
  尽管“好奇号”成功着陆火星对于我和我的团队意义重大,但在当时,我并不知道这件事对其他人的意义有多大。全世界的电视媒体都对此进行了报道,人们在周一的凌晨1点聚集在时代广场(Times Square),通过巨大的显示屏观看“好奇号”的着陆过程。
  但是,面对媒体接连不断的采访要求和向公众发表演讲的邀请,我还是没有做好心理准备。我开始收到来自埃及、中国、印度和全世界其他国家的信件,这也让我有点始料未及。我收到一封来自英格兰的邮件,写信者是一名自然课老师,他从新闻报道上看到我喜欢园艺,而他本人也是一位园艺爱好者。他找我要一份火星着陆纪念品,于是我给他寄去一枚我亲自制作的、在火星着陆之夜送给团队成员的搪瓷胸针。还有一次,我在机场遇到一位性格直率的女士,她走过来问我:“你是亚当吗?”我说:“是的,我是亚当。”她说:“你给了我人生最美好的一夜!”有些中美洲小国甚至发行了印有天空起重机的邮票。
  我感觉这种热情与人们观看世界杯足球赛或《与星共舞》(DancingWith the Stars)节目所表现出的那种激动情绪不同。许多和我联系的人形容他们所看到的东西意义深远,这是大多数轰动一时的媒体事件所无法企及的。他们似乎开始意识到登陆火星是我们人类自身在宇宙中的虚拟延伸。借用动画片《辛普森一家》(The Simpsons)当中的人物杰布迪亚·斯普林菲尔德(Jebediah Springfield)的说法,我觉得他们已经认识到,探索地球外部世界的努力让我们所有人都“变得高大”。
  我敢肯定的是,火星探索任务已经让我“变得高大”。
  “好奇号”成功登陆火星三周后,我的女儿奥丽芙(Olive)出生了,这标志着我的个人生活已经完成转变,而这种转变又反过来让我的职业生涯完成了转变。那个在“火星探测漫游者号”项目中疯狂且封闭的家伙已经不复存在。我经历了离婚和再婚,并且有意识地付出了许多努力,我认为自己已经获得一个更完整的人格;然后,“火星科学实验室”的成功让我的情绪变得稳定,这种稳定的情绪解放了我,让我能够在从事创造性工作的过程中从容地扮演任何角色。在必要的情况下,我可以站在幕后;在关键时刻,我也可以扮演英雄或恶人的角色,这没有任何问题。
  2013年,我当上了喷气推进实验室的研究员,这意味着我从此以后的职业生涯将依赖于实验室的长期发展壮大和成功,以及我们国家在太空探索事业上的进步。这个身份还意味着,我不但要帮助我们的太空探索项目走在最高效的技术道路上,还要指导后辈工程师的工作,并且为我认为真正优秀的员工仗义执言。
  不管怎么样,EDL都是我最称心的工作。我现在正开发一项新的超音速降落伞技术,它能够帮助我们将人类送上火星;我还在研发一种新的机器人技术,这种机器人可以应对土卫二和木卫二上结冰的不平整地面,而这两颗星球是我们下一步太空探索的首选目标。我还在从事一项“2020年重返火星”的计划,该项目采用与“好奇号”同样的着陆系统,但它的目标与“好奇号”不同。“好奇号”执行的是侦察火星和分析火星地表成分的任务,而这项新计划使用的火星车执行的是我们长久以来翘首以盼的“火星样品返回”任务。它要从火星地表筛选并获取地质样品,然后把样品送回到地球。最后,我们要把人类送上火星。因此,我现在正在帮助实验室开发人类在火星上生存所需的基础设施,包括火箭燃料发电厂和核电站。
  米盖尔现在在从事一项彗星取样和返回计划。汤姆·里维利尼如今任职于苹果公司,他正在发明一些很酷的玩意儿,可惜他不能告诉我详情。陈友伦现在带领着“2020年重返火星”项目的EDL团队;而理查德·库克则负责管理太阳系探索理事会(Solar System Exploration Directorate),他把自己的才华延伸到火星以外的其他太阳系行星探索上。达拉现在是工程与科学理事会(Engineering and Science Directorate)的总工程师。没有谁放慢自己前进的脚步,更没有谁沾沾自喜。对太空探索事业的激情和好奇心鞭策着我们所有人不断前行。
  在我职业生涯的这个节点上,我确实用比以往更多的时间来思考我们进行太空探索的真正目的以及我们这样做的初衷。太空探索计划的狂热爱好者一直在吹捧那些间接的实际收益,比如,喷气推进实验室的全球无线电追踪网络间接地催生了电信产业。这种由“涓滴效应”所带来的科技进步的确存在,但在我看来,任何间接的实际回报都与我们继续探索太空的理由相去甚远。
  我们以商业航空飞行为例。显然,这个行业是我们长期以来飞行探索事业的实际成果。每当我向不同团体发表演讲时,我通常都会在讲台后面的屏幕上展示一张我的自拍照,那张照片是我在来之前登机的时候拍的。但紧接着,我会播放一些19世纪末拍摄的影片片段,那时候,找到一种让发动机和机翼一起工作的方法尚属于尖端技术。我们可以从影片中看到,戴着蝴蝶领结和圆顶礼帽的绅士们背上绑着风筝,然后从桥上跳下来;还有一些人坐在机器上,从三英尺高的谷仓顶部发射升空,然后一头栽倒在地上,这种行为与自杀无异。
  如果早期的飞行实验是出于实用目的,那肯定不会出现当时那种场景。事实证明,这种实验未来有着令人难以置信的用途,但对于那些在航空业萌芽期参与飞行实验的人来说,他们所做的事情显然与人类希望长寿的现实考量相左。这些想成为飞行员的人确实有点疯狂,但现在看来,这种疯狂是他们表达人性的必然手段。他们对飞行的探索不是出于实用的原因,而是出于“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勇气。好奇心驱使着他们去“探寻”新鲜事物,他们想了解更多知识,让自己变得更强大,仅此而已。
  我认为,对于第一个发明车轮的工程师或第一个通过投掷长矛来提升其穿刺力的人来说,他们的动机是十分相似的。这种动机也驱使着人类的第一个艺术家画出了人类历史上第一幅洞穴壁画,它赋予我们艺术、文学、哲学、宗教、喷气式客机、水力压裂技术、青霉素和智能电话。我很庆幸能成为一名工程师,这是一份最具人性化的职业,它既有创造者的一面,也有理解者的一面,正如西奥多·冯·卡门所说的那样:“科学家研究已经存在的世界,而工程师创造全新的世界。”
  我们人类是一个天生充满好奇心的物种。女性在分娩的时候,由于产道太窄,无法承受一个完全发育的人类大脑头骨,所以刚出生婴儿的大脑都是没有发育完整的。与其他动物相比,我们的行为很少是与生俱来的。比方说,我们没有从祖先那里继承筑巢或随季节变化而南迁的遗传指令。我们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身上几乎没有携带任何遗传使命,上天只给了我们一道重要的指令——保持好奇心。
  为了遵循这道指令,我们每个人都开始构建自己对宇宙万物的理解。无论是从我那两岁大的女儿还是70岁的同事身上,我都看到了这一点。我们都有探寻宇宙的本能,而且我们对宇宙都有着属于自己的理解。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无需任何人督促,我们也自然而然地想去探寻宇宙之美。我们没必要用股票期权和丰厚的薪水来激发人们的创造力,因为创造力是受好奇心驱使的。我们唯一要做的就是创造一个良好的工作环境,激发每个人与生俱来的好奇、提问和探索潜能。正如我们每个人在童年时期就建立了对这个世界的认知那样,只要有机会,每个人都会在好奇心和求知欲的指引下走完自己的职业生涯。
  具备这种内在诱因的工作是我们进行创新的最强驱动力之一,而以好奇心为基础的决策远胜于因恐惧感而做出的决策。进化生物学家经常谈及“开拓”与“探索”这两种互补的生存策略,而这两种策略是每一个蚁群或蜂群似乎都能够理解的。就此而言,每个有机体、每个群体或企业都要在充分利用现有资源和为了不断探索未知领域而进行必要投入之间找到合理的平衡点。
  我们出于人性的本能而去探索。我们之所以喜欢探索未知世界,不仅因为我们有这样的能力,还因为我们想通过这样的方式来确认我们到底是谁。如果我们人类社会停止了探索,那我们会成为什么样的人?我想,我们会变得停滞不前,既没有创造力,也没有建设能力;而停滞不前的社会迟早会引发巨大的灾难。正因为如此,培养和支持天生的好奇心仍然是人类最重要的生存工具之一。
  在过去的700万年里,我们人类已经把活动范围扩展到整个地球,而有时候,人类的这种迁徙看似非常疯狂。50年前,人类登上了月球,然后又向火星进发。在这一路上,我们留下了人类的基因和模因(即思想、技术和传统等文化基因,与生物基因相对)。
  人类以团队模式进行探索和扩张,但我们前进的步伐并不完全一致。忠诚和协作固然重要,但个人主义和创造性冲突也同样重要。然而,我们要让冲突一直保持它的创造性而非破坏性,从而使思想成为冲突的赢家,而不是让人成为赢家。这才是追寻真理的意义所在。人类之所以能取得巨大成功,是因为我们在努力寻找真理,而不是把自己变成真理。与地球上的其他生物相比,人类的独特之处在于我们总是对真理和知识孜孜以求。在追求真理的过程中,我们难免会表现出一些古怪的行为,发明一些奇特的事物,而且有时候表现得非常疯狂,但这种疯狂也许恰到好处。
游客,本下载内容需要支付1共享币,购买后显示下载链接立即支付


回复
0

使用道具 举报

懒得打字嘛,点击快捷回复 【回复乱码 永久禁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注0

粉丝21

帖子2831

发布主题
推荐素材更多+
广告位


QQ-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与你共享  

Powered by YNJIE.COM X3.3© 2001-2013 与你共享街.  滇ICP备1900762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