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對人類的未來下注: 經濟學家與生態學者的警世賭局 我們將會邁向繁榮, 還是毀滅?

[复制链接]
  • 地区:台湾
  • 格式:PDF
  • 文件大小:108M
  • 类别:经济
  • 画质:普通画质
  • 价格:9共享币
  • 温馨提示:免费资源回复可下载


  「是誰讓我們以為,經濟與生態是零和遊戲?」 2013年比爾.蓋茲推薦七大好書之一 《新科學人雜誌》年度科學類著作 普立茲獎得主丹尼爾.尤金、《再見,平庸世代》泰勒.柯文、《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自然》雜誌等鄭重推薦 ──經濟與生態之間,為何有著難以跨越的鴻溝?又或者,這道鴻溝只是我們的想像? 跟著牽引當代經濟、環保思潮的兩位宿敵:經濟學家朱利安.賽門和生態學者保羅.埃利希, 回到衝突的開端年代,重新省思經濟與生態關係,借鏡歷史,探尋當代危機的解決之道。 一九八○年,信仰自由市場、科技力量的經濟學家朱利安.賽門, 公開挑戰因提倡環保、警告眾人末日即將來臨而聲名大噪的生態學家保羅.埃利希, 兩人以五種金屬的價格漲跌為標的,約定了一場為期十年的賭局, 背後代表的即是兩派截然不同的觀點── 「人類能以科技發展克服自然限制」,或者「人類若不理會自然限制,終將自取滅亡」。 本書即以這二位學者的生平與思想為主軸, 深刻而全面地爬梳了二十世紀後半環境與經濟的衝突。 從六○年代環境運動的萌芽、七○年代環保風潮全盛期,到八○年代後崛起的反環保風潮, 作者呈現賽門與埃利希兩派的極端見解, 如何牽引著舉國上下的思想甚至三任總統的政策走向, 並導致今日全球環境主義者與其批判者之間產生難以跨越的鴻溝。 藉由本書,我們能重新思考,難道經濟發展與生態保護真的無法兼顧? 水火不容的兩派人馬,又該如何攜手向前,走出正確的道路?
作者简介
  ■作者簡介保羅.沙賓(Paul Sabin) 耶魯大學歷史學系副教授,主要教授美國環境史、能源政治,以及政治、法律、經濟史,近年研究主要以美國的近代環境法規的演進及影響為主題。他在2000年時取得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博士學位,後至哈佛商業學院進行商業史後博士研究。他曾在許多學術期刊上發表文章,並曾獲Ray Allen Billington Award、W. Turrentine Jackson Prize、Robert G. Crist Pennsylvania History Prize等獎項。此外,他也是非營利組織「環境領導人計畫」(Environmental Leadership Program)的創始人,訓練及支援由五百名以上高等教育、政府、商界、非營利組織的公共領導人組成的合作網絡,現仍是該組織的理事會成員之一。另著有《原油政治:1900~1940年的加州原油市場》(Crude Politics: The California Oil Market, 1900–1940)。
■譯者簡介池思親台大外文系、劍橋大學東亞所碩士畢,師大翻譯所進修。煮字為樂,閒暇時喜歡在廚房實驗新食譜、瑜珈、閱讀、電影、戲劇、公益、旅行、玩音樂。想把藏文和緬文學好,養隻蘇格蘭小綿羊、浪貓或者澳洲王八。線上文學翻譯期刊《漸近線》(Asymptote)台灣區編輯。




目录
第一章、拯救世界的生物學家
第二章、對於成長的夢想與恐懼
第三章、傾聽卡珊卓
第四章、樂觀主義的勝利
第五章、兩極化的政治
第六章、對地球的未來下注


游客,本下载内容需要支付9共享币,购买后显示下载链接立即支付


回复
0

使用道具 举报

精彩评论1

 楼主| yjdy1919 发表于 2020-2-7 19:18:38 | 显示全部楼层
然而,馬爾薩斯早期卻受到如英國哲學家威廉.戈德溫(William Godwin)等人的抨擊,如同預見賽門對埃利希的批評般,嘲笑馬爾薩斯認為人類注定遭逢苦難的信念。戈德溫於一八二○年時便寫道,馬爾薩斯無情的人口成長理論,只不過是「不切實際的想法,︙︙顯然毫無論述基礎」。戈德溫認為,人口將遠比馬爾薩斯預測的成長速度還要緩慢許多。他同時也相信,人類並未對地球大多數資源造成擠壓,地球足以在科技沒有太大進步的狀況下支持九十億人口的生存。其他於十九世紀批評馬爾薩斯的人,如弗里德里希.恩格斯(Friedrich Engels),則主張農業生產力可以「藉由資本、勞力與科學的應用無限制增加」。恩格斯宣稱:「可任由人類揮霍的生產力是無窮無盡的。」而十九世紀工業革命與農業快速發展,的確短暫證明了馬爾薩斯的理論可能是錯誤的。世界人口從十九世紀初的約莫十億人,增長到一九六○年的三十億人左右。但埃利希與同時期的人,始終堅持馬爾薩斯相信的審判日只是延期了。埃利希與其他新興人口超成長預言家,因此被稱作「新馬爾薩斯人口論者」。這群人相信馬爾薩斯的警告:在不斷增加的人口與有限的食物供給之間,存在著無可逃脫的裂縫。

賽門駁斥埃利希的馬爾薩斯論思想,而他的這種觀點同時也帶出了一些神聖而古老的、甚至帶有點宗教性質的問題──人類生存在地球上的意義為何?我們該如何衡量人類社會的成功?賽門深受英國哲學家傑洛米.邊沁(Jeremy Bentham)的功利主義哲學影響。邊沁提出的觀點是:社會中「衡量對錯的標準」理當是要達到「最大多數人的最大快樂」。順著這個邏輯,賽門張開雙手擁抱持續不斷的人口成長,因為這代表有更多人可以過著有生產力、有意義的人生。邊沁同時也表示「兩個最高主宰──痛苦和愉悅」掌控了全人類,並認為善(good)的定義就是能使愉悅極大化、痛苦極小化的事物。賽門並未真正提及「痛苦與愉悅」,但他也將人類福祉放在他的道德世界中心。賽門透過人類平均壽命、疾病普及率、食物與工作普及率、國民平均收入等指標來衡量社會進步的程度。但埃利希拒絕以這些過於簡化的計算方式衡量一個社會的成功。埃利希認為人類並不能成為衡量一切事物的標準。他認為我們必須接受自身在更廣大的大自然均衡之中的角色。埃利希也不同意賽門的樂觀預測。他警告人類,若繼續走相同的道路,人類終將邁向更嚴重的災難。

埃利希與賽門的衝突因而承接了這場長久以來的無解論戰。但這場賭注的構成卻相當符合時勢。隨著將由自然資源的冷硬價格決定出贏家與輸家,這場賭注儼然是美國政治當前越趨兩極化論述的縮影。政客和評論者不針對政策選項做出冷靜細膩的評估,反而將複雜議題簡化,逐漸導出彼此相反的主張。因為缺乏努力整合、協調彼此間的矛盾,生物學與經濟學提出的重要觀點往往相互牴觸,對於自然限制或市場力量過度浮誇的主張,更加強了衝擊的力道。社會的價值觀及面對社會風險在態度上的潛在差異往往未受到重視。缺乏深度的衝突使狂熱分子心滿意足且充滿動力,卻癱瘓了立法,深化了政治敵意。舉例而言,始於一九九○年代的針對氣候變遷越演越烈的政治辯論,便落入了人口成長與資源短缺辯論的窠臼,一如埃利希與賽門的論戰。在這樣的兩極化論述中,氣候變遷不是成為神話,就是人類文明可能的終結者。我們是否還能以其他方式思考未來?理解賽門與埃利希之間的分歧,將帶領我們跳脫非黑即白的道德觀,以及對環境主義和保守主義的刻板印象。事實上,即便相互牴觸,兩個人強而有力的論述之下都有著經過深思熟慮的重要觀點。這場賭注最終都帶給了雙方警示,或許能引領世人對未來進行沒那麼激烈,卻更有效、更有希望的對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懒得打字嘛,点击右侧快捷回复 【右侧内容,后台自定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注0

粉丝2

帖子133

发布主题
推荐素材更多+
广告位

QQ-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与你共享  

Powered by YNJIE.COM X3.3© 2001-2013 与你共享街.  滇ICP备19007624号-1